參考消息網4月23日報道 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網站4月22日刊登題為《美國“重返亞洲”戰略及其失誤》的署名文章,作者系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。
  文章說,前些年,美國宣佈要“重返亞洲”。從戰略上說,這次“重返亞洲”很顯然是針對中國的。不過,從長遠來說,“重返亞洲”會成為美國外交戰略調整的重大失誤。
  為什麼可以這樣說?文章稱,美國真正的挑戰並非來自中國,而是來自自身的衰落。很多美國人不相信美國這個偉大的國家會衰落,國際社會上很多人也不相信,甚至很多中國人不相信也不希望美國衰落,因為美國的衰落對中國並沒有什麼好處。
  如果美國把中國作為“敵人”來作戰略大調整,必然會加速美國的衰落。這倒不是因為中國和美國會大戰一場,或者中國能夠打敗美國,而是因為美國的自我擊敗。這裡有幾個主要的原因。
  首先是中國的戰略態度。在國際關係上,中國曆來就持“息事寧人”的做法,除非被逼到牆角,否則根本就不想把誰當成敵人。這也就是今天中國所說的“不惹事,也不怕事”的態度。美國數次把中國界定為戰略競爭者或“潛在敵人”,但中國卻用經典的“太極拳”的方式回應,躲開了和美國的正面衝突。中國如果是蘇聯,中美之間早就形成另一場冷戰。在美國大力強化與其盟友的關係過程中,中國明知美國的戰略意圖是中國,卻沒有仿效美國去組建自己的盟友。如果中國也實行結盟政策,就不會是現在的和平局面了。
  其次,“重返亞洲”表明美國要把大量的軍力和戰略重心放在亞洲,這也必然造成巨大的浪費。中國不會那麼“傻”去和美國正面衝突,否則中國也不會提出“新型大國關係”了。但有一點是肯定的。美國的壓力會促成中國把更多的資源用於國防軍事的現代化,從而促成中國軍事上的真正崛起。
  再次,“重返亞洲”必然迫使美國把戰略資源從其他地區調到亞洲,這會促成美國在其他地區的衰落。實際上,中東、非洲和中亞等地區已經出現了這種現象,美國在那裡的影響力和國際聲望已遠不如前。同時,因為中國在亞洲的外交空間被美國有效擠壓,中國必然要把自己的戰略延伸到那些美國撤出的地區,這會在客觀上促成中國的“走出去”。
  第四,烏克蘭問題既表明俄羅斯地緣政治的回歸,更表明對美國所主導的西方的挑戰並非來自中國,而是來自像俄羅斯那樣的和美國有類似思維的其他大國。
  文章認為,美國在中國問題上會出現錯誤的戰略判斷,因為美國人不瞭解中國。美國的戰略失誤來自於對中國的錯誤判斷。美國對中國的判斷,並不是根據中國曆史上的或者當代的國際行為,而是根據美國根深蒂固的意識形態。美國人相信一個崛起中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,並且還要把自己的思維強加給他國。中美兩國政治制度的不同,更深化了美國對中國的這種看法。這就解釋了目前中美關係的心理格局:與其說是中國要挑戰美國,倒不如說是美國恐懼中國崛起。沒有任何有效的證據證明中國在挑戰美國,但美國對中國的恐懼則到處可見。
  文章稱,一個大國的衰落與其說是因為其他國家的崛起,倒不如說是自身的衰落。美國如果不能糾正對中國的戰略誤判,不能節制其無限的戰略貪婪,看來也不可避免地會落入這個邏輯,更快地走上衰落之路。
  (原標題:新報:美國視中國為敵人會加速自身衰落)
創作者介紹

彭褔

ksfovxrcpq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